寓意草
先议病后用药
极闸人定议病式
论金道宾真阳上脱之症
金道宾后案
辨袁仲卿小男死证再生奇验并详诲门人
辨黄长人伤寒疑难危证治验并详诲门人
治金鉴伤寒死证奇验
辨徐国祯伤寒疑难急证治验
治钱仲昭伤寒发危证奇验
治伤寒坏证两腰偻废奇验
辨黄起潜曙修时气伤寒治各不同
辨王玉原伤寒后余热并永定善后要法
答门人问蒋中尊受病致死之因
论内伤转疟宜防虚脱并治验
推原陆中尊疟患病机及善后法
力争截疟成胀临危救安奇验
详述陆平叔伤寒危证治验并释门人之疑
面议何茂倩令嫒病单腹胀脾虚将绝之候
辨痢疾种种受证不同随证治验
面议少司马李萍槎先生误治宜用急疗之法
面议陈彦质临危之证有五可治
论黄湛侯吐血暴证治验
论闻君求血证兼痰证治法
为顾枚先议失血证治并论病机
面论顾季掖乃室奇证治之奇验
面论姜宜人奇证与交肠不同治法迥异
治陆令仪尊堂肺痈奇验
议郭台尹将成血蛊之病
答门人问州守钱希声先生吐血治法
李思萱乃室膈气危症治验
辨黄咫旭乃室膈气危症宜用缓治法果验
面议倪庆云危症再生治验
论吴圣符单腹胀治法
论吴叔宝无病而得死脉
面论大司马王岵翁公祖耳鸣用方大意
直叙王岵翁公祖病中垂危复安始末
直推王岵翁公祖病后再误贻患
直叙立刻救苏刘筠枝不终其用之故
论徐岳生将成痿痹之证
论江冲寰先生足患治法
论钱太封翁足患不宜用热药再误
论浦君艺喘病证治之法
论吴吉长乃室及王氏妇误药之治验
辨鼎翁公祖颐养天和宜用之药
论张受先先生漏证善后之宜
详胡太封翁疝证治法并及运会之理剿寇之事
详辩谏议胡老先生痰饮小恙并答明问
论顾鸣仲痞块锢疾根源及治法
袁聚东痞块危证治验
论杨季蘅风废之证并答门人四问
治叶茂卿小男奇证效验并详诲门人
议沈若兹乃郎肠危证并治验
辨治杨季登二女奇证奇验
直叙顾明二郎三郎布痘为宵小所误
论刘筠枝长郎失血之证
论钱小鲁嗜酒积热之证
面论李继江痰病奇证
吴添官乃母厥巅疾及自病真火脱出治验
论体盛绝孕治法
华太夫人饵术方论
陆子坚调摄方论
与黄我兼世兄书
辨黄鸿轩臂生痈疖之证并治验
论士大夫喜服种子壮阳热药之误
论治伤寒药中宜用人参之法以解世俗之惑
详论赵三公郎令室伤寒危症始末并传诲门人

详胡太封翁疝证治法并及运会之理剿寇之事

养 太老先生。精神内守。百凡悉处谦退。年登古稀。面貌若童子。盖得于天全。而不受人损也。从来但苦脾气不旺。食饮浓自撙节。迩年少腹有疝。形如鸡卵。数发以后。其形渐大而长。从少腹坠入睾囊甚易。返位甚难。下体稍受微寒则发。发时必俟块中冷气渐转暖热。始得软溜而缩入。不然则鼓张于隘口。不能入也。近来其块益大。发时如卧酒瓶于胯上。半在少腹。半在睾囊。其势坚紧如石。其气迸入前后腰脐各道筋中。同时俱胀。繇是上攻入胃。大呕大吐。繇是上攻巅顶。战栗畏寒。安危止关呼吸。去冬偶见暴发光景。知为地气上攻。亟以大剂参附姜桂投之。一剂而愈。以后但遇举发。悉用桂附速效。今五月末旬。值昌他往。其证连日为累。服十全大补汤二十余剂。其效甚迟。然疑证重。不疑药轻也。值年家俞老先生督饷浙中。遥议此证。亦谓十全大补用到百剂自效。乃决意服。至仲秋。其证复发。发时昌仍用姜桂参附投之。令郎谏议卣翁老先生。两疑而莫所从也。昌请深言其理焉。夫人阳不足则用四君。阴不足则用四物。阴阳两不足。则合四君四物。而加味为十全大补。此中正和平之道也。若夫浊阴之气。结聚少腹。而成有形。则阴盛极矣。安得以阴虚之法治之。助邪而滋疾乎。何以言之。妇女有娠者之病伤寒。不得已而用麻桂硝黄等伤胎之药。但加入四物。则厉药即不能入胞而伤胎。岂欲除块中之邪。反可用四物护之乎。此一征也。凡生 瘕痞块者。驯至身羸血枯。百计除之不减。一用四物。则其势立增。夫四物不能生血活血。而徒以增患。此又一征也。人身之血脉。全赖饮食为充长。四物之滞脾。原非男子所贵。既以浊阴极盛。时至横引阴筋。直冲阳络。则地气之上陵者。大有可虑。何得以半阴半阳之药。蔓而图之。四物之不当用无疑矣。即四君亦元老之官。不可以理繁治剧。必加以姜桂附子之猛。始克胜病。何也。阴邪为害。不发则已。其发必暴。试观天气下降则清明。地气上升则晦塞。而人身大略可睹。然人但见地气之静。而未见地气之动也。方书但言阴气之衰。而未言阴邪之盛也。医者每遇直中阴经之病。尚不知所措手。况杂证乎。请纵谭天地之道以明之。天地之道。元会运世一书。论之精矣。至于戌亥所以混茫之理。则置之不讲。以为其时天与地混而为一。无可讲耳。殊不知天不混于地。而地则混于天也。盖地气小动。尚有山崩川沸。陵迁谷变之应。况于地气大动。其雷炮迅击之威。百千万亿。遍震虚空。横冲逆撞。以上加于天。宁不至混天为一耶。必至子而天开。地气稍下。而高覆之体始露也。必至丑而地辟。地气始返于地。而太空之体始廓也。其时人物尚不能生者。则以地气自天而下。未至净尽。其青黄红紫赤白碧之九气而外。更有诸多悍疾之气。从空注下者。动辄绵亘千百丈。如木石之直坠。如箭弩之横流。人物非不萌生其中。但为诸多暴气所摧残。而不能长育耳。必至寅而驳劣之气。悉返冲和。然后人物得遂其生。以渐趋于繁衍耳。阴气之惨酷暴烈。一至于此。千古无人论及。何从知之耶。大藏经中。佛说世界成毁至详。而无此等论说者。盖其已包括于地水火风之内。不必更言也。夫地水火风。有一而非阴邪也哉。群阴之邪。酿成劫运。昌之所谓地气之混于天者。非臆说矣。堪舆家尚知趋天干之吉。而避地支之凶。奈何医之为道。遇地气上奔之证。曾不思避其凶祸耶。汉代张仲景。特着卒病论十六卷。禄山兵火以后。遂湮没不传。后人无繇获见。昌因悟明地气混天之理。凡见阴邪上冲。孤阳扰乱之证。陡进纯阳之药。急驱阴气。呱呱有声。从大孔而出。以辟乾坤而揭日月。功效亦既彰彰。如太翁之证。屡用姜附奏绩者。毋谓一时之权宜。实乃万世经常之法也。但悍烈之性。似非居恒所宜服。即举发时服之。未免有口干舌苦之过。其不敢轻用者。孰不知之。而不如不得不用也。即如兵者毒天下之物。而善用之则民从。不善用之则民叛。今讨寇之师。监而又监。制而又制。强悍之气。化而为软戾。不得不与寇为和同。至于所过之地。抢劫一空。荆棘生而凶年兆。尽驱良民而为寇矣。庙堂之上。罢兵不能。用兵无策。大略类然。昌请与医药之法。互相筹酌。夫坚块远在少腹。漫无平期。而毒药从喉入胃。从胃入肠。始得下究。旧病未除。新病必起矣。于此而用治法。先以姜附肉桂为小丸。曝令干坚。然后以参术浓为外廓。俾喉胃间知有参术。而不知有姜桂附子。递送达于积块之所。猛烈始露。庶几坚者削。而窠囊可尽空也。今监督之旄。充满行间。壮士金钱饱他人腹。性命悬他人手。其不能办寇。固也。而其大病。在于兵护监督。不以监督护兵。所以迄无成功耳。诚令我兵四面与寇相当。而令监督于附近贼界。坚壁清野。与土着之民。习且耕且战之法。以浓为我兵之外廓。则不至于絷骐骥而缚孟贲。我兵可以贾勇而前。或击其首尾。或捣其中坚。或昼息夜奋。以乱其乌合。而廓清之功自致矣。况有监督以护之于外。诸凡外入之兵。不敢越伍而哗。庶几民不化为寇。而寇可返为民耳。山泽之 。何知当世。然聊举医法之一端。若有可通者。因并及之。

卣臣先生问曰。外廓一说。于理甚长。何以古法不见用耶。答曰。古法用此者颇多。如用朱砂为衣者。取义南方赤色。入通于心。可以护送诸药而达于心也。如用青黛为衣者。取义东方青色。入通于肝。可以护送诸药而达于肝也。至于攻治恶疮之药。包入葱叶之中。更嚼葱浓罨而吞入。取其不伤喉膈。而直达疮所也。即煎剂亦有此法。如用大剂附桂药煎好。再投生黄连二三分。一滚即取起。俟冷服之。则熟者内行下行。而生者上行外行。自非外廓之意耶。仲景治阴证伤寒。用整两附子煎熟。而入生猪胆汁几滴和之。可见圣神用药。悉有法度也。卣臣先生曰善。

胡卣臣先生曰。家大人德全道备。生平无病。年六十。以冬月触寒。乃有疝疾。今更十年。每当病发。呕吐畏寒。发后即康好如旧。今遇嘉言救济。病且渐除。日安一日。家大人乐未央。皆先生赐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