寓意草
先议病后用药
极闸人定议病式
论金道宾真阳上脱之症
金道宾后案
辨袁仲卿小男死证再生奇验并详诲门人
辨黄长人伤寒疑难危证治验并详诲门人
治金鉴伤寒死证奇验
辨徐国祯伤寒疑难急证治验
治钱仲昭伤寒发危证奇验
治伤寒坏证两腰偻废奇验
辨黄起潜曙修时气伤寒治各不同
辨王玉原伤寒后余热并永定善后要法
答门人问蒋中尊受病致死之因
论内伤转疟宜防虚脱并治验
推原陆中尊疟患病机及善后法
力争截疟成胀临危救安奇验
详述陆平叔伤寒危证治验并释门人之疑
面议何茂倩令嫒病单腹胀脾虚将绝之候
辨痢疾种种受证不同随证治验
面议少司马李萍槎先生误治宜用急疗之法
面议陈彦质临危之证有五可治
论黄湛侯吐血暴证治验
论闻君求血证兼痰证治法
为顾枚先议失血证治并论病机
面论顾季掖乃室奇证治之奇验
面论姜宜人奇证与交肠不同治法迥异
治陆令仪尊堂肺痈奇验
议郭台尹将成血蛊之病
答门人问州守钱希声先生吐血治法
李思萱乃室膈气危症治验
辨黄咫旭乃室膈气危症宜用缓治法果验
面议倪庆云危症再生治验
论吴圣符单腹胀治法
论吴叔宝无病而得死脉
面论大司马王岵翁公祖耳鸣用方大意
直叙王岵翁公祖病中垂危复安始末
直推王岵翁公祖病后再误贻患
直叙立刻救苏刘筠枝不终其用之故
论徐岳生将成痿痹之证
论江冲寰先生足患治法
论钱太封翁足患不宜用热药再误
论浦君艺喘病证治之法
论吴吉长乃室及王氏妇误药之治验
辨鼎翁公祖颐养天和宜用之药
论张受先先生漏证善后之宜
详胡太封翁疝证治法并及运会之理剿寇之事
详辩谏议胡老先生痰饮小恙并答明问
论顾鸣仲痞块锢疾根源及治法
袁聚东痞块危证治验
论杨季蘅风废之证并答门人四问
治叶茂卿小男奇证效验并详诲门人
议沈若兹乃郎肠危证并治验
辨治杨季登二女奇证奇验
直叙顾明二郎三郎布痘为宵小所误
论刘筠枝长郎失血之证
论钱小鲁嗜酒积热之证
面论李继江痰病奇证
吴添官乃母厥巅疾及自病真火脱出治验
论体盛绝孕治法
华太夫人饵术方论
陆子坚调摄方论
与黄我兼世兄书
辨黄鸿轩臂生痈疖之证并治验
论士大夫喜服种子壮阳热药之误
论治伤寒药中宜用人参之法以解世俗之惑
详论赵三公郎令室伤寒危症始末并传诲门人

先议病后用药

从上古以至今时。一代有一代之医。虽神圣贤明。分量不同。然必不能舍规矩准绳。以为方圆平直也。故治病必先识病。识病然后议药。药者所以胜病者也。识病。则千百药中。任举一二种用之且通神。不识病。则歧多而用眩。凡药皆可伤人。况于性最偏驳者乎。迩来习医者众。医学愈荒。遂成一议药不议病之世界。其夭枉不可胜悼。或以为杀运使然。不知天道岂好杀恶生耶。每见仕宦家。诊毕即令定方。以示慎重。初不论病从何起。药以何应。致庸师以模棱迎合之术。妄为拟议。迨药之不效。诿于无药。非无药也。可以胜病之药。以不识病情而未敢议用也。危哉。灵枢素问甲乙难经无方之书。全不考究。而后来一切有方之书。奉为灵宝。如朱丹溪一家之言。其脉因症治一书。先论脉。次因次症。后乃论治。其书即不行。而心法一书。群方错杂。则共宗之。又本草止述药性之功能。人不加嗜。及缪氏经疏。兼述药性之过劣。则莫不悬之肘后。不思草木之性。亦取其偏以适人之用。其过劣不必言也。言之而弃置者众矣。曷不将本草诸药。尽行删抹。独留无过之药五七十种而用之乎。其于周礼令医人采毒药。以供医事之旨。及历代帝王。恐本草为未备。而博采增益之意。不大刺谬乎。欲破此惑。无如议病精详。病经议明。则有是病即有是药。病千变。药亦千变。且勿论造化生心之妙。即某病之以某药为良。某药为劫者。至是始有定名。若不论病。则药之良毒善恶。何从定之哉。可见药性所谓良毒善恶。与病体所谓良毒善恶不同也。而不知者。必欲执药性为去取。何其陋耶。故昌之议病非得已也。昔人登 指顾。后效不爽前言。聚米如山。先事已饶硕画。医虽小道。何独不然。昌即不能变俗。实欲借此榜样。阐发病机。其能用不能用何计焉。

胡卣臣先生曰。先议病。后用药。真金匮未抽之论。多将 。不可救药。是能议病者。若药不瞑眩。厥疾不瘳。是能用药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