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年临证经验集
内容提要
序一
序二
自序
述作类
   临证须辨疑似
   无形主宰意念力
   “体若燔炭,汗出而散”浅析
   粥油益阴有殊功
   虚劳初探
   痨瘵试析
   大小肠脉诊部位辨
   脉学三题
   黄褐厚腻苔清化漫笔
   察舌余言
   汗吐下法亲历记
内科类
   感症小议
   外感风热误药致变
   秋感温燥凉解宜
   温病岐视
   瘀血头痛兼阴虚遗泄
   瘀血发热二例
   惊恐重症赖补养
   赭石立治脑震荡
   镇肝熄风法治愈脑挫伤
   镇肝涤痰疗癫狂
   中风偏枯治法刍议
   口眼斜仗“圣愈”
   历节风痛误药辨治
   甲亢效方当归六黄汤
   小柴胡汤愈肺痨
   虚劳咳嗽拯阴蠲
   五味子治咳宜忌谈
   “百合”妙蠲“老慢支”
   培土生金愈久嗽
   平衡五脏治久咳
   饮邪咳喘青龙祛
   二十年痰喘两月解
   小议“截喘”说治喘
   小儿肺炎奇验案
   心房纤颤
   心衰愈后呃逆
   胃痛慎用辛香温燥
   益气健脾愈胃疡
   橘皮竹茹消胃炎
   饮食疗法胃疡平
   扶土抑木除脘痛
   饮证说约
   肝炎杂说
   顽固腹痛温肝治
   肠痈验方酒煎红藤饮
   痛泻要方治痛泻
   便秘良药决明子
   填精益肾疗骨疾
   诈病经治记
肿瘤类
   “关脉如豆”说癌症
   消散一法试癌肿
   胰腺癌治验
   肿瘤特效验例闻见记
外科类
   养血生发斑秃痊
   简易便方愈臁疮
   阴茎损伤性炎肿治验
妇科类
   吴竺天临床经验方应用
   妊娠早期脉解
   甘麦大枣脏躁愈
   崩漏治验两则
   产后病治法试探
皮肤科类
   带状疱疹奇效方
   药食过敏二例
      一、清解脱敏皮疹净
      二、绿豆甘草汤善巧消药疹
五官科类
   风热乳蛾恃银翘
   阴虚咽痛药忌夹杂例
   “泻心”善治口糜泻
   内外并进疗红眼
   诊暇随笔
方药类
   小柴胡汤纵横谈
   小柴胡汤治验选
   益气升清话“补中”
   桂附八味丸方证散议
   淮牛膝功用别传
   鲜人中白治跌打损伤奇效记
   龙眼壳核有妙用
针灸推拿气功类
   耳中苦鸣辨治愈
   针余琐谈
   肾虚感寒立时医
   点穴疗法愈儿疾
   气功治病实验谈

药食过敏二例

一、清解脱敏皮疹

退休工人钱某,同事小唐之岳丈也。年已古稀,有生以来从未发生饮食过敏现象。而于1994年春节前,饭前食带鱼一块,饭后半小时许,躯干及头面间骤发云片状丘疹,奇痒难忍,且愈发愈多,并相互融合成大片。某医院诊断为“过敏性皮炎”,屡经内服药片及注射针剂.如水投石。迨至2月18日始邀余诊治。病已将匝月矣。余视其舌无异常,而脉见滑数,左带弦,右兼软。以小柴胡汤合过敏煎化裁一方:

柴胡6g、党参12g、生甘草6g、姜半夏9g、黄芩9g、五味子3g、生地12g、黄柏9g、防风9g、白藓皮9g、板蓝根15g、乌梢蛇9g、蜈蚣一条

服后渐见瘙痒减,丘疹消、共服十五帖证解。

不意病愈甸余,又因食香菇一块,皮疹勃然复作。余视患者胸背、头面几无完肤。脉象滑大有力。谛思前方虽效,而解除过敏犹未彻底,患者体内必有余毒未清,故仅食香菇一块,即发至如此之剧烈,且一触即发,势若燎原。治法仍宗前意加味而加重清解抗敏。

银柴胡9g、防风9g、五味子3g、乌梅9g、黄芩9g、炒山栀9g、黄柏9g、黄连3g、乌梢蛇9g、蜈蚣6g、赤芍15g、丹参15g、银花30g、绿豆衣30g、生甘草15g

服十帖,疹消几净,仅额部有硬核二枚,如奕棋子大,面中有虫行蚁走之感。于原方中加入白蒺藜9g、,再服七剂,皮疹尽消。以后未闻复发

按:祝谌予先生之过敏煎仅防风、银柴胡、乌、五味子四物组成,各用10g、,药味极简,而其效用却不同凡响。“祝氏运用于临床几十年,属于过敏性疾患的,均获得满意疗效。”本例系食物过敏,前后二发,均以过敏煎为主方以获脱敏。首次患者热毒未盛,兼有气虚,故合小柴胡汤益气兼以清泄肝胆,药证相当,故以见效甚速。再发则热毒大盛,前方有鞭长莫及之嫌,改以过敏煎合黄连解毒汤绿豆甘草汤,更加大剂银花,以迅扫热毒,乌梢蛇、蜈蚣,最善解毒搜风,抗痒止痛。采入方中既使用药更臻完备,又使疗效明显提高。全方具解毒祛风脱敏之良能,因而药到病除,痒止疹消。

二、绿豆甘草汤善巧消药疹

晚辈阿明,年甫十岁时,忽患外症。外科以青链霉素连续注射二十余日,外症得愈。数日后,四肢现红色丘疹。大如蚕豆瓣,略高于皮肤,色红而紫,形如小丘,中心高周围低,疹面无皮,故红紫而光亮。初起仅见数枚,以后逐渐增多,竟至数十枚,痒不可忍。屡就专科治疗,经数月后,仍然未有好转,及至第二年春,始问治于余余为仔细推究,虑为慢性药物中毒所致,非解毒之品久服不为功。嘱以绿豆十份,生甘草一份之比例,各取适量慢火煮汤,日日与服之,服后疹渐隐退,以至全消。计服绿豆十余斤,甘草亦将盈斤矣。

按:李时珍曰:“绿豆肉平皮寒,解金石、砒霜、草木一切诸毒。”甘草则善和中、泻火、解毒、疗疮,并能调和百药。两者相伍,则解毒之功更进一筹,遂成千古名方。时珍于《本草纲目》绿豆条下云:“解毒宜连皮生研水服。”此为毒重病急者说法,本例受毒不甚,病势缓慢,虽欲急治,恐亦无与,只能小量缓图,故取煎汤饮服法。

又:绿豆煮以后,其味甘美,少佐调味,可恣口腹,然其清火解毒之力似反潜匿。不若急火急煎,煮之数十沸,豆尚未熟,取其清汁饮服,则其清火解毒之功,常可立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