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刻难经悬解叙

黄帝岐伯雷公、鬼臾区之伦,质疑辨难,更相问答,作《素问》、《灵枢》,垂法万世。其理玄,其趣博,文约而旨丰,事近而义远,读之者且浩乎莫寻其津涯,杳乎莫测其渊深也,又孰从而难之哉!勃海秦越人,析其秘,撷其腴,著《难经》二卷,信足阐古圣之精微,为大道之津筏,后有作者,弗可及矣!

惜乎!去圣逾远,斯道逾微。虽注之者先后数十家,多出自凡庸之手,或援经引典,半涉支离,或编说绘图,适形固陋。间有一斑略识,而豹管徒窥,非无寸莛偶持,而鲸铿莫发,适以滋下土之聚讼,何足衍先哲之绪言!盖非至明者,不能究厥指归,且非至精者,不能穷其理致也。

昌邑黄坤载先生,博极群书,兼综众妙,蕴探版,钥启灵兰,意蕊争飞,飞源默印。遂草兹玄构,以绍彼薪传,顿使榛芜路辟,匣镜尘捐,宿障云开,书疑释。然而青萍结绿,识音綦难,白雪阳春,知音盖甚少,苟非广为流传,将虑久而湮没。偶得秘帙,亟付梓人,庶几斯学晦而复明,微言绝而更续,播之后代,永永无穷耳。

同治十一年壬申四月阳湖冯承熙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