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序

黄帝传《内经》,扁鹊作《难经》,《史·仓公传》所谓黄帝、扁之脉书。黄帝脉书即《内经》,扁鹊脉书即《难经》也。妙理风生,疑丛雾散,此真千古解人!其见五脏症结,全恃乎此,不须长桑灵药,上池神水也。而《史》传载之,此子长不解耳。

扁鹊姓秦,名越人,齐勃海人也,家于鄚。为医或在齐,或在赵,在齐号卢医,在赵名扁鹊。过邯郸,闻贵妇人,即为带下医。过洛阳,闻周人爱老人,即为耳目痹医。入咸阳,闻秦人爱小儿,即为小儿医。扁鹊名闻天下,其生虢太子也,天下尽以扁鹊能生死人。扁鹊曰:越人非能生死人也。此自当生者,越人能使之起耳。《史·扁鹊传》。

嗟乎!秦越人不能生死人,何今之人偏能死生人耶?天下之病,孰非当生者,遇越人而生,遇余人而死。越人,一人而已,而后世医工,自仲景以来,不知几千人也,则其当生者,万不一生矣。人无不病,医无不死,遥遥二千年中,死于兵荒刑戮者十之一,死于医药服食者十之九。天地之大德曰生,庸妄之大憞曰杀,天地之善生,不敌庸妄之善杀也,仁人君子,能无恸乎!来者悲生灵之毒祸,伤今古之奇冤,未得晏然自已也。

丙子五月,《灵枢解》成。岐黄而后,难《灵》、《素》者,扁鹊耳。代天地司生者寥寥无几,代天地司杀者芸芸不绝,《难经》不可不解也。五月十六日创始,二十二日书竣。

扁鹊,千古死人也,孰知死人而生死人。扁鹊生不能生死人也,况其死乎!但使自今以往,当生者皆使之起,则扁鹊虽死,而其德大矣!

乾隆二十一年五月丙寅黄元御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