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医本草书籍

《神农本草经》

《神农本草经》又称《本草经》或《本经》,中医四大经典著作之一,作为现存最早的中药学著作约起源于神农氏,代代口耳相传,于东汉时期集结整理成书,成书非一时,作者亦非一人,秦汉时期众多医学家搜集、总结、整理当时药物学经验成果的专著,是对中国中医药的第一次系统总结。其中规定的大部分中药学理论和配伍规则以及提出的“七情和合”原则在几千年的用药实践中发挥了巨大作用,是中医药药物学理论发展的源头。

《本草纲目》

《本草纲目》是1590年出版的图书,作者是李时珍。《本草纲目》,药学著作,五十二卷。全书共190多万字,载有药物1892种,收集医方11096个,绘制精美插图1160幅,分为16部、60类,是中国古代汉医集大成者。李时珍在继承和总结以前本草学成就的基础上,结合作者长期学习、采访所积累的大量药学知识,经过实践和钻研,历时数十年而编成的一部巨著。书中不仅考正了过去本草学中的若干错误,综合了大量科学资料,提出了较科学的药物分类方法,溶入先进的生物进化思想,并反映了丰富的临床实践。本书也是一部具有世界性影响的博物学著作。

《雷公炮炙论》

《雷公炮炙论》三卷,南北朝刘宋·雷敩约撰于公元五世纪。古代中医学经典著作。此书为我国最早的中药炮制学专著,原载药物300种,每药先述药材性状及与易混品种区别要点,别其真伪优劣,是中药鉴定学之重要文献。《雷公炮炙论》也是中国最早的制药专著。 《雷公炮炙论》三卷,书中称制药为修事、修治、修合等,记述净选、粉碎、切制、干燥、水制、火制、加辅料制等法,对净选药材的特殊要求亦有详细论述,如当归分头、身、尾;远志、麦冬去心等,其中有些方法至今仍被制药业所采用。此书对后世影响极大,历代制剂学专着常以“雷公”二字冠于书名之首,反映出人们对雷氏制药法的重视与尊奉。

《长沙药解》

《长沙药解》是一部药物学著作的名字,全书共四卷,刊于1753年。作者选出张仲景《伤寒论》及《金匮要略》二书中的244个医方所用药物160种加以阐解。以药名为纲,结合原书中的方药证治,论述各药药性、功用、主治及用法。

《雷公炮制药性解》

本书是在李中梓所撰《药性解》二卷本基础上,由姑苏钱允治在各药之下增补《雷公炮炙论》中有关炮制方法而成。《药性解》约成书于万历末年(1619),后经钱允治订补,于天启二年(1622)刊刻问世。 本书共分六卷,收载了335种常用中药的性味、归经、有毒无毒、功效主治、使反畏恶、使用宜忌,真伪辨别及炮制方法等内容。其中卷一收金石部33种、果部18种、谷部11种;卷二收草部42种;卷三收草部54种;卷四收草部54种;卷五收木部58种;卷六收菜部10种、人部10种、禽兽部19种、虫鱼部26种。李中梓在吸取了《神农本草经》、《药性论》、《丹溪药性》、《东垣药性》、《仲景全书》等精华的基础上,对药性作了充分的阐述;后人钱允治在药性之下增补了《雷公炮炙论》的有关内容,使本书成为一部较为详备的药性、炮制方面的专著。书中的有关内容屡为《中药大辞典》等中药书籍所引用。本书简便实用,适用对象为中医临床医师、中药采集炮制人员及广大的中医药爱好者。

《本草衍义》

《本草衍义》,古代汉医著作之一,北宋寇宗奭编著于公元1116年,宋政和6年。寇氏编著此书的目的和方法正如他在本书序录中所说:“本草二部,其间撰著之人,或执用已私,失于商校,致使学者检据之间,不得无惑。 本书把证类本草所载药物的功用、效验,作了补充,品种作了鉴别。他还强调了要按年龄老少,体质强弱,疾病新久等决定药量。这在临床上很有意义。

《本草备要》

《本草备要》,古代汉族药学著作。共八卷。汪昂撰,康熙三十三年(1694年)刊,本书可视为临床药物手册,亦为医学门径书。 主要取材于《本草纲目》和《神农本草经疏》。卷首为药性总义,统论药物性味,归经及炮制大要:卷一草部药191种,卷二木部药83种,卷三果部药31种,卷四谷菜部药40种,卷五金石水木部药58种,卷六禽兽部药25种,卷七鳞介鱼虫部药41种,卷八人部药9种,共计478种。每药先辨其气、味、形、色,次述所八经络、功用、主治,并根据药物所属之“十剂”,分记于该药之首。后世刊本又增附药图400余幅,更臻完善。

《本草新编》

《本草新编》是丛书“中医经典文库”中的一册。《本草新编》又名《本草秘录》,清·陈士铎著。《本草新编》共分宫集、商集、角集、徵集、羽集五卷,卷前有康熙三十年岁次辛未仲春中浣之吉华川金以谋之“本草新编序”一篇,又有凡例十六则、劝医六则、七方论、十剂论、辟陶隐居十剂内增入寒热二剂论、辟缪仲醇十剂内增升降二剂论,对著作目的、医道、七方、十剂的内涵进行了论述。正文以药为纲,共272种药。每药先述性味功效,继而论配伍宜忌等。主要的特点是对药物性味、归经、功效、主治等见解独特,多发前人所未发。

《玉楸药解》

本书录收张仲景医书未载之药282种。以草、木、金石、果谷菜、禽兽、鳞介虫鱼、人、杂类八部分述。各药分列性味、归经、功效主治,间附炮制方法等。记载了丰富的药学知识。

《饮食须知》

《饮食须知》为元代养生家贾铭所著,全书共八卷,对360种食物的性味、相忌、相宜等进行了详细的说明,是一部专论饮食宜忌的养生专著。共八卷,分为水火、谷类、菜类、果类、味类、鱼类、禽类等八类,介绍了360种食物的性味、相宜、相忌、相反、相杀的关系以及过食导致的病症与危害、有毒食物的形态特征与解毒的方法。

《本草图经》

《本草图经》 ,古代中药学著作。简称《咽经》,又名《图经本草》。宋·苏颂(1020年-1101年)等编撰。,共 20卷。目录1卷。 这部书引用来以前文献200多种,集历代药物学著作和中国药物普查之大成,记载了300多种药用植物和70多种药用动物或其副产品,以及大量重要的化学物质,记述了食盐、钢铁、水银、白银、汞化合物、铝化合物等多种物质的制备。对历史地理、自然地理、经济地理等方面也有记述。该书对动物化石、潮汐理论的阐述、植物标本的绘制,都在相应学科中占有领先地位。

《本草思辨录》

《本草思辨录》,古代中药学著作。四卷。清·周岩撰。刊于1904年。 本书主要根据张仲景立方之义,就《伤寒杂病论》所涉128种药物的药性进行了讨论。认为仲景用药皆本《神农本草经》,故《神农本草经》等书是经典,不能轻易改动。却对李时珍、刘若金、邹润安、徐大椿、陈念祖等医药学家所述药性理论提出了某些不同的见解。

《本草求真》

《本草求真》,古代汉族药学著作。共十卷。黄宫绣编著于(公元1769年,清乾隆34年)。本书之特点,正如作者在本书的凡例中说:“余尚论药性,每从实处追求,既不泥古以薄今,复不厚今以废古,惟求理与病符,药与病对”,这种求实精神,是非常可贵的。 黄氏认为诸家本草,对药物的形质气味,证治功能,虽然备载,但还存在着“理道不明,意义不疏……况有补不实指,泻不直说,或以隔一隔二以为附会,反借巧说以为虚喝,义更可通,意难即悟”等问题。因此,他将“往昔诸书,细加考订”,阐明意义,删除牵强附会之说,而成此书。分上、下两编,上编7卷,载药520种,按品性分为补、涩、散、泻、血、杂,食物7类,每类又各分若干子目。对每种药物,分述其气味、功能、禁忌、配伍和制法等,下编3卷,就药物与脏腑病症之关系,六淫偏胜之所宜,作了扼要的介绍。

《药征》

《药征》收载药物53种,本着“夫欲知诸药本功,则就长沙方中,推历其有无、多少,与其加减,引之于证,则其本功可以知也"的思想.

《千金食治》

本书由<千金食治注释>和<食疗方笺注>两部分合订而成。它们是我国古代重要食疗专著。为唐医学家孙思邈(581—682)所撰。《千金食治》即是“备急千金要方”原书的第26卷,书中论述了日常生活里所食用的果、菜、谷、肉的性、味、药理作用、服食禁忌及治疗效果等。〈食疗方〉由元代营养学家忽思慧撰写。他曾任饮膳太医,管理宫廷的饮膳烹调工作,著有《饮膳正要》一书(3卷)。食疗方〉是〈饮膳正要〉第2卷中“食疗诸病”一节的61个方子,分成植物类食疗方和动物类食疗方二个体系,保存了有益于补养身体,防治疾病,简便易行的食疗方剂。

《本草蒙筌》

《本草蒙筌》,古代汉族药学著作。共十二卷。是明代早期很有特色的中药学入门书,李时珍在《本草纲目》第一卷的开头,专门列出了自己曾经参考过的"历代诸家本草",其中,《本草蒙筌》赫然在目。 本书载药742种,内容有药物的产地、采集时间、品种鉴别、炮制方法、药性四气五味、升降浮沉、归经及七情、服法等。其体裁是按声律写成对偶句,以便记诵。所以李时珍对本书的评价是:“颇有发明,便于初学,名曰蒙筌,诚称其实。” 《本草蒙筌》对后代中药炮制的发展产生了较大影响,陈嘉谟对加入辅料炮制药物所起的作用作了明确的论述,除了介绍古代及当代经验外,还常提出自己的独创见解。

《药性切用》

《药性切用》是有关中医基本理论的书,内容精练明晰,可为初学《内经》、脉学及本草的参考书。

《名医别录》

原书早佚,但其有关内容仍可从后世的《大观本草》、《政和本草》中窥知。陶弘景《本草经集注》的内容,365种系陶弘景录自《名医别录》。原书的收药数目,应该在730种以上,因为这一数目是陶弘景在编录成二部独立的著作时筛选出来的,当时可能摒弃了一部分主观上认为不用的药物。从药物的分类方法来看,仍然是《本草经》那种三品分类法,即按药物的治疗作用粗分上、中、下三品,同时在每一品之下,又粗略地将植物、矿物、动物等类药大致做了归类。

《本草经集注》

《本草经集注》,古代药学著作。共七卷。南北朝梁代陶弘景所编著于(约公元480-498年前)。陶氏认为《本经》自“魏晋以来,吴普、李当之等更复损益,或五百九十五,或四百四十一,或三百一十九,或三品混揉,冷热交错,草石不分,虫兽无辨,且所主治,互有得失,医家不能备见”等问题,于是给予整理、作注。又从《名医别录》中选取365种药与《本经》合编,用红、黑二色分别写《本经》与《别录》的内容,名之为《本草经集注》。本书原书已佚,现仅存有敦煌石室所藏的残本。但原书中的主要内容,还可从《证类本草》和《本草纲目》之中见到

《药笼小品》

本草著作。《友渔斋医话》丛书之第六种。1卷。清黄凯钧(退庵)撰。刊于嘉庆七年(1812年)。选临床常用药物309味,不分部类,大致按植物、矿物、动物为序排列。每药简明扼要地介绍其临症运用要点,所附个人经验,每出新意,甚切实用。现存初刊本及《中国医学大成》本。

《本草经解》

《本草经解》,汉医药学著作,共四卷。原题清·叶桂撰。据曹禾《医学读书志》卷下陈念祖条谓本书为“姚球撰”,后为书商易以叶桂之名。1724年(雍正2年)刊行。选录了《神农本草经》的药物117种,其他本草书中的药物57种,共174种常用药物。对《本经》等书的原文作了必要的注解。各药之后有制方一项,介绍了一些常用的临床处方。现存多种清刻本、石印本,1949年后有排印本。

《药鉴》

药学著作。二卷。明·杜文燮撰。刊于1598年。卷一药性总论,首载寒、热、温、平四赋,较之《药性赋》有所增补,次记用药、制方、禁忌、主病、运气等内容;卷二分别论述173种药物的性味、归经、功效、主治和临床应用,其中对于各药的气味、阴阳、升降、分经及配伍应用,论述较详。

《本草害利》

清代凌奂《本草害利》(中医古籍出版社,1982)一书对中药安全性问题有诸多建树,带给我们的信息资料也十分丰富,非常值得一读。 清代后期医家凌奂所著《本草害利》一书,集历代本草及名医经验,结合自己丰富临床经验,选用常用药物,删繁就简,先陈其害,后叙其利,并详述其出产、形状、炮制方法,书中提出“药害”理论,强调根据病证辨证用药,趋利避害,对于合理用药,减少“药害”,具有现实的指导意义。

《新修本草》

《新修本草》是古代中药学著作之一,由苏敬(公元657-659年)主持编纂,李勣等二十二人修定,于唐显庆2-4年编著,世称《唐本草》。本书有本草20卷,目录1卷,又有药图25卷,图经7卷,计53卷。载药844种,比《本草经集注》增加114种。所增加的药物中,有一部分外来药品,如安息香、龙脑香、胡椒、诃黎勒等。分玉石、草、木、人、兽禽、虫、鱼、果、菜、米谷、有名未用回互类。其中还记载了用白锡、银箔、水银调配成的补牙用的填充剂,这也是世界医学史上最早的补牙的文献记载。

《吴普本草》

《吴普本草》又称《吴氏本草》,古代中药学著作。共6卷。魏吴普约撰于公元3世纪初期。载药441种。讨论药性寒温五味良毒,最为详悉。

《海药本草》

《海药本草》为古代汉医专著 ,专门记述由海外传入中国的药物著作。见《通志·艺文略》。五卷(一说二卷)。唐·李珣撰。本书杂记南海郡县药物的产地及功能主治,原书已佚。 李珣字德润,出生于四川梓州(今四川治县),为波斯商贾李苏沙的后裔。

《汤液本草》

《汤液本草》是元代王好古撰写的一部中药学著作。共三卷,刊于1289年。卷上为药性总论部分,选辑李杲《药类法象》、《用药心法》的部分内容并作了若干补充。卷中、下分论药物,分草、木、果、菜、米谷、玉石、禽、兽、虫等九部,共收238种药物。书中所论药性,均根据各药所入三阴经、三阳经的特点,结合药物的气味、阴阳、升降浮沉等性能予以发挥,并附引了有关的各家论述。本书的特点是强调药物的归经、药物的气味的阴阳所属及升阳浮沉,并从此出发征引前人之述,对所载药物的药性与功治作了详尽的发挥。

《滇南本草》

《滇南本草》,古代汉族药学著作。共三卷。明代云南嵩明人兰茂所著的《滇南本草》是中国现存古代地方性本草书籍中较为完整的作品,这本有着中医药精华汇编性质的医学,早李时珍的《本草纲目》140多年。

《本草分经》

古代汉族药学著作。共四卷。姚澜(又名维摩和尚)撰。刊于1840年。本书按药物归经理论进行编写。将药物分成通经络的药物(即按照十二经及奇经循行的药物)与不循经络的杂品。并用简明的注文形式阐述药性、主治等内容。书中附脏腑内景图、十四经穴歌及经脉穴图、总类便览(依据草类、木类等药物分类法排列的药性索引)、同名附考(即药的别名)。现存多种清刻本,及1921年、1923年、1925年铅印本等。

《得配本草》

《得配本草》,古代汉族药学著作。成书于1761年,清·严洁、施雯、洪炜同纂。严洁(生卒不详),字西亭,姚江(今浙江余姚县)人,清代医家。著述还有《盘珠集胎产证治》。 全书10卷,载药647种,分为水、火、土、金石、草、谷、菜、果等25部。每一药物,一般先述相使、相恶之情,次述味、归经、主治、配伍应用、炮制与禁忌、药物功用之比较,后附体会。卷末附奇经药考,列入奇经八脉药43种。

《本草撮要》

《本草撮要》,汉医古籍。陈其瑞撰 。自序余质愚鲁。明知学医非有记性悟性。断不能洞悉精微随机应变以疗人疾。无如嗜医之心已历三十余年。未尝或倦。因之博采古今各大家所着方药。删繁就简。注于每药之下。某药某味某性。入某经专治某病。与某药同用治某病。并将治某病。宜生用熟用。炙用炒用。研用独用。以及某药与某药。相佐相恶。相畏相反。相须相杀。逐一注明。不加臆说。现值医局从公之暇。次第录成。置之案头。以便查阅。聊资记性悟性之不足。若云借此已能洞悉精微随机应变以疗人疾。则吾岂敢。光绪十二年六月既望当湖陈其瑞蕙亭识是编之辑。亦犹杨氏之钩元约。刘氏之本草述。而剃其繁芜。但初不知有钩元之刻。迨辑成后。始得而读之。不意拙辑竟如复剃钩元繁芜者。抑亦奇矣。目次因水火土部。未能与草木等部一律。故附卷尾。药品比备要略增。较从新稍减。主治悉遵经旨。体裁无异钩元。以药为经。以方为纬。撮其大要。亦可举一反三。若欲必究其全。则自有诸家书在。

《本草从新》

《本草从新》,古代汉族药学著作。十八卷。吴仪洛撰。刊于1757年。全书载药721种,较《本草备要》多240余种。 此书作者在清·汪昂所撰《本草备要》基础上重订而成。全书十八卷,卷首为“药性总义”,后分草、木、果、菜、谷、金石、水、火土、禽兽、虫鱼鳞介、人11部52类,共载药720种。其分类方法基本同《本草纲目》。各药论述分为药物性味、主治、真伪鉴别、炮制方法及临床配伍应用等,凡引用资料均有出处。

《本经逢原》

《本经逢原》,由清代著名医家张璐著,成书于清康熙三十四(1695)年。全书分四卷,记述700余种药物,以临床实用为主。本书是张璐在79岁高龄时的一部佳作,其中记载着他的众多独到见解,使人阅后一目了然,发人思微。

《本草崇原》

《本草崇原》,三卷,约始撰于康熙十三年(1674),此书摘录《本草纲目》中本经药233味,(另有附品56种),作“崇原”之论。 此书摘录《本草纲目》中本经药233味,(另有附品56种),作“崇原”之论,自序云“诠释《本经》阐明药性,端本五运六气之理,解释详备,”有探讨药性理论之意,药分上中下三品,从药物性味、生成、阴阳五行属性、形色等入手,结合主治疾病之机理,阐明功效,崇本求原思想,对徐大椿、陈修园等影响颇大。

《食疗本草》

《食疗本草》,古代汉医饮食疗法和营养学的本草专著。为唐朝孟诜(公元612年—公元713年) 所撰。孟诜是汝州(今河南汝州)人。该书是在《千金要方》中“食治篇增订而成的记述可供食用、又能疗病的本草专著。书目见《旧唐书·艺文志》。近人范行准认为原书是孟诜《补养方》,后经张鼎增补而易此名。《食疗本草》是世界上现存最早的食疗专著。《食疗本草》集古代食疗之大成,与现代营养学相一致,为中国和世界医学的发展作出了巨大的贡献。孟诜被誉为世界食疗学的鼻祖。

《本草乘雅半偈》

《本草乘雅半偈》,古代汉族药学著作。共十卷。明代卢之颐撰。成书于清顺治四年(公元1647年)。此书选《神农本草经》药物222种,后世收载药物143种,合为365种,每药考证药性,记录形态,参以诊治之法。其体例为各药之前,注出本经某品,次行列药名,气味良毒,功效主治。注文低一格首列“核曰”,下述别名、释名、产地、形态、采收、贮存、炮炙、畏恶等内容。次列“参曰”一项为作者对该药功效、形态等有关内容的发挥。

《珍珠囊补遗药性赋》

《珍珠囊药性赋》古代药学著作。该书收集金元及明代各名家验方。是一本古代药学著作,流传较广,为中医名家喜爱。该书分卷一《药性赋,卷二为《诸品药性主治指掌》,卷三、四亦为《药性赋》

《食鉴本草》

《食鉴本草》,古代汉族食疗药学著作。四卷。清·柴裔撰。刊于1741年。一卷。清·费伯雄撰,约刊于1883年。本书首论各种食物的功用。主治、宜忌;其次按风、寒、暑、湿、燥、气、血、痰、虚、实十种病因分别论述各种治疗方法所须的若干食品。现存《珍本医书集成》本。

《本草易读》

本草》一经,撰自炎农。其种三百六十五,以象周天之数。汉末张仲景悉以《本经》撰方,治疗疾苦,其效如响。此《伤寒》、《金匮》所由称方药之祖也。自唐以降,药品日增,而性味多未研究,率皆师心自用。沿及宋、元,药益称倍,仍相谬误。即以《本经》制方,其精无如耳目所及无多,古今名实互异,地土殊产,气味异质,一时难以推测。

《本草便读》

《本草便读》,中药学著作。共四卷。张秉成撰。刊于1887年。本书将常用药物580种,参照《本草纲目》分为山草、隰草……等24类

《证类本草》

《经史证类备急本草》(公元1082年,宋元丰5年)简称《证类本草》。古代中国药物学著作。共31卷。唐慎微编著。本书在宋代曾几次修订,在大观二年(公元1108年)经医官文晟等重修之后,被作为官定本而刊行,遂改名为《经史证类大观本草》。至政和六年(公元1116年),又经医官曹孝忠重加校订,再次改名为《政和新修证类备用本草》。绍兴二十九年(公元1159年)又作校定,名为《绍兴校定经史证类备急本草》。后于淳祐九年(公元lop年),有平阳张存惠将寇宗爽的《本草衍义》随文散人书中,作为增订,因又改名为《重修政和经史证类备用本草》。

《神农本草经百种录》

《神农本草经百种录》,药学著作。一卷。清·徐大椿撰。刊于1736年。本书选辑《神农本草经》中主要药物100种,结合临床加以简要的注释。本书为选注《神农本草经》之作,徐氏就“市中所有,审形辨味”,因产地、别名不可尽考,故不作注解,其余内容,均以夹注形式逐一阐释,药物之后又加按语。徐氏着书宗旨在于阐发《神农本草经》药品蕴义,因耳目所及有限,“若必尽全经,不免昧心诬圣”,故仅择取《本经》药物百种,仍依上、中、下“三品”予以笺释。鉴于前人注释本草多谈“其所当然”,故此书从诸药形色、气味、质地、性情、生时、产地等方面阐发其疗病之“所以然”。

《药征续编》

《药征续编》,收载89种药物,所循体例一仍《药征》。孔子曰∶精义入神,以致用也。医药之道,苟不精义,致用也难矣。其观象索本,知几通变,非天下至精,孰能与于此哉?仲景氏出,方法悉备,其书虽存,而知意味者鲜矣。于是治疾之要,唯知随证,而不知观证之有法也。其论药能方验药功,混为一,终不辨本性也。如斯而得入神,孰不为良医耶?村井大年,肥后人也,笃信吾先考东洞翁。治旧 ,起废疾,名声振四海。顷者集《药征》不载之药品,稽古征今,审其功能,作《药征续编》,大年之精斯道也。读此书而观其所论,则可知焉。

《本草择要纲目》

《本草择要纲目》,清代汉族古方经典著作。共2卷。蒋介繁辑。初刊于康熙十八年(1679年)。此书收药356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