痈疮

[名家医案] [吴鞠通]

吴鞠通  疥疮 肿块

温毒外肿,水仙膏主之,并主一切。按:水仙花得金水之精,隆冬开花,味苦微辛,寒滑无毒。苦能升火败毒,辛能散邪热之结,寒能胜热,滑能利痰,其妙用全在汁之胶粘,能拔毒外出,使毒邪不致深入脏腑伤人也。水仙膏方水仙花根,不拘多少,剥去老赤皮与根

[中医书籍] 中医词典 > (拼音Y)第六篇 > 拼音Y >

病名。指溃疡之一种,外成脓溃破后久不愈者。出《诸病源候论》卷五十。有:“热气乘之,热胜于寒,则血肉腐败,化为脓,脓溃之后,其不瘥,故曰。”证治详见外、溃疡条。

[中药方剂] 消毒饮

  • 《治疹全书》卷下【处方】防风、荆芥、独活、连翘、花粉、红花、银花、黄芩、牛蒡子、甘草、何首乌。【功能主治】痘疹后余毒不散,身热不除,或生痈疽者。【用法用量】胸腹,加瓜蒌;手臂,加桑枝;足腿,加牛膝;在上部,加桔梗;头面,加川芎;巅顶,加藁本;背脊,加羌活。【摘录】《治疹全书》卷下

[名家医案] [薛己]

薛己  恼怒 病重 臂

一妇人,素善怒,臂患口出肉长二寸许,用加味逍遥散、黎芦膏而愈。

[名家医案] [马培之]

马培之  肿 金

洪宝丹:治诸般热证,肿金。天花粉三两姜黄一两白芷一两赤芍药一两研末外敷用。

[名家医案] [古朴翁]

古朴翁   红肿

古朴翁治一人患背,有医者已为驱热拔毒,肿已炽,告技穷。翁诊之曰:此易易耳,无用药也。遂煎醋一碗,入盐少许,以纸数重渍塌肿上,再以铜斗盛火熨之,不数易而病如失。

[名家医案] [罗谦甫]

罗谦甫  肿 背

房州虞候张进,本北方人。因送郡守还,逢道人饮之酒,得其治疽方。文录曹子病背,医不能疗。闻进有此方,索之。进元无手诀,但以成药敷之,旬日而愈……其方但择阿胶透彻者一两,水半升,煎令消,然后入虢丹一两,慢火再熬,数数搅匀,侯三五沸乃取出,

[名家医案] [余南桥]

余南桥  

《濮阳传》云:凡患肿毒无名者,用长青草酒煎服,出渣贴患处,屡验。其草四季长青,似菘菜叶,一名雪里青,一名荔枝草。

[名家医案] [余南桥]

余南桥  

楚梦山沈君回楚,有谢张医文略曰:予疽发于背,初如粟,渐如盘。先生至,以忍冬草三饮之,调剂活命有散,护心有丸,即溃,洗有法。予获更生,实先生赐也。与前余南桥治法同。

[名家医案] [朱丹溪]

朱丹溪  

一人患发背,肠胃可窥,百药不瘥。一医教以楸叶膏敷其外,又用云母膏作小丸子,服尽四两,不累日,云母透出肤外,与楸叶膏相黏著,口逐平。功亦奇矣。其方:立秋,太阳未升之时,采楸叶熬为膏,敷疡、一切恶肿毒立愈。(琇此:此方简而神,疡医罕用,

[名家医案] [朱丹溪]

朱丹溪  

丹溪治一人,背径尺,穴深而黑。急作参芪归术膏饮之。三日,略以艾芎汤洗之,气息奄奄,然可饮食。每日作多肉馄钝,大碗与之,尽药膏五斤,馄钝二十碗,渐合。肉与馄钝补气之有益者也。

[名家医案] [薛己]

薛己  咳嗽 背

上舍蔡东之,年逾五旬,患背疽,用托里之药而溃,但口少许久不收敛。时值仲冬,兼咳嗽不止。薛曰,口未敛,脾气虚也。咳嗽不止,肺气虚也。盖脾为母,肺为子,治法当补其母。一日,与蔡同会宴,见其忌食羊肉,因谓羊肉性与人参同功,误以为毒可乎。自是

[名家医案] [薛己]

薛己  吐血 背

一妇人,背溃后,吐鲜血三碗许。薛用独参汤而血止,用四君、熟地、芍、归,愈。此血脱之症,当补其气,使阳生阴长。若用降火凉血沉阴之剂,则脾胃生气复伤,不惟血不归源,而死无疑矣。

[名家医案] [薛己]

薛己  吐血 背

一妇人,背溃后,吐鲜血三碗许。薛用独参汤而血止。

[名家医案] [薛己]

薛己  

一妇人……因饮食劳倦,前症复作,口出血,用补中益气汤治之而愈。

[名家医案] [薛己]

薛己  

一男背敛如豆许,翻出肉一寸余,恪用消蚀药,并系法,屡去屡大,三寸计矣。用加味逍遥散三十余剂,外涂黎芦膏而消。口将敛,乃用八珍散,倍用参、芪、归、术,峻补而敛。

[名家医案] 胎毒 [朱丹溪]

朱丹溪  神昏 咳痰 头

丹溪治一儿二岁,满头有,一日忽自平,遂患痰喘。询其母孕时,喜食辛辣热物。视其子精神昏倦,受病特深,知其为胎毒也,解利药大非所宜。遂以人参、连翘、黄连、生甘草、陈皮、川芎、白芍、木通浓煎,入竹沥与之,数日而安。

[名家医案] [江应宿]

江应宿   溃紫黑血 口红肿痛

予自昔患外臁,肿溃出紫黑血,屡月不愈,口多岐,焮紫痛楚。得族叔授一方,以嫩白松香一两,乳、没各五分,同入铜铫熔化,倾水中候冷,研为细末,用真麻油调(妙方),取箬一片,大如口,用针刺小眼无算,将药涂箬皮外,隔箬贴,洗如前法,更用油纸盖

[名家医案] 口病 [薛己]

薛己  憔瘦 发热 牙龈溃疡 面

小儿齿龈腐烂。头面生,体瘦发热。此脾疳所致,先用大芦荟丸,又用四味肥儿丸、大枫膏而愈。

[名家医案] [罗谦甫]

罗谦甫  痛 背 红肿

京师人司仲,父患背,若负火炭,昼夜呼叫。司仲泣于途,遇道人曰:子何忧之深也。子当求不耕之地,遇野人粪,为虫鸟所残,即以杖去其粪,取其下土,筛而敷之。乃如其言,用之立愈。父曰,岂以冰著吾背耶?吾五脏俱寒矣。

相关搜索